物理宇宙学百科

广告

虚时间

2012-02-19 17:06:03 本文行家:宇宙与道

虚时间就是用虚数测量的时间。在广义相对论中,由于时间和空间在公式中表达的方式,使实际谈论时间的创生成为可能。方程式中的时间变量被当作虚数处理的思想。

虚时间 - 简介

「虚数时间」则是指由虚数来度量表示的时间。或许很多人认为这样定义下的「虚数时间」只是个数学游戏,史蒂芬.霍金倒是为数学的价值说了番好话:或许你会认为,这代表虚数只是个数学游戏,与真实世界没有任何关是。然而,就实证主义观怎么而言,我们无法断言什麽是真实。我们所能做的,只是确定哪些数学模型适合描述我们置身的宇宙。结果证明,用到虚数时间的数学模型不仅能导出已经观测到的效应,还能导出我们目前测量不出,却基於某些原因而深信存在的效应。

虚时间 - 奇点 

1974年,年仅32岁的斯蒂芬·霍金发表了黑洞蒸发理论,其实早在4年前28岁时,他就曾经提出过膨胀宇宙的奇点定理:在宇宙的初创期不可避免地存在着奇点。

在通常黑洞的中心存在着奇点,在旋转黑洞的赤道上存在着环状的奇点。在介绍黑洞、大爆炸、大塌缩的读物里,‘奇点’这个陌生的名词频频出现。既别扭又难懂,难道就找不到其它的表达方法吗?读者们大概都有这样的抱怨。

但是,我们只能原样照搬地使用这个数学名词。所谓奇点,浅显易懂地说(也许笔者的解释并不浅显易懂),是一个非常奇特的点,它存在于黑洞中以及大爆炸的起始点、大塌缩的终结点。

前面讲过,在数学上当分数的分子为有限值,而分母变成零时,或者三角函数里的正切函数tanx当x成为90度时的值都是无穷大。当x从89度开始渐渐接近90度时,tanx的值就无限地接近正无穷大;反过来当x从91度开始一点点地变小接近90度时,函数值将无限地接近负无穷大;当x正好是90度时,函数值(的绝对值)为无限大,无法判定其正负。数学上的奇点就是如此奇妙的点。

虽然简单地使用了无穷大,但是笔者个人认为这样的数在物理学里是不存在的……人们为了进行加减乘除开平方等各种数学计算,引入了分数、无理数、负数等等,但是无论什么数都不许被零除,在每一所学校里教师都这样严格地教导学生。无穷大只是嘴上说说而已,实际中从不使用。比如:我们说宇宙的大小为150亿光年,尽管极为广阔,但绝不是无穷大。

笔者认为,把数学套用到物理的现实世界时,所谓无穷大的数只是不得已而暴露出的不真实的数值。尽管是不真实的数值,如果它能够给我们带来方便的话,用之也无妨。

下面举个简单的例子。在物理问题中经常出现‘有个质量为m的点’之类的用词,质点是为了把力学问题简化而设想的非现实的点状物体,常有脑子好用且爱钻牛角尖的学生提出‘那个质点的密度是多大?’的问题,令教师为难,最合适的回答也许是‘不考虑质点的密度’。事实上正是因为所处理的问题不涉及密度,我们才放心地把‘质点’的概念引入力学之中。

在物理学里,对于(认真去分析的话)很奇怪的概念,只要我们不是直接地研究它,通常都采取默认的态度,这样的事例很多。当其影响不可避免时,则重新修正我们的思考方式。质点是力学中的约定俗成的概念。当我们分析发生在时空中的电子-光子相互作用时,也会出现刚才说过的无穷大的困难,该困难至今仍未得到完美的解决(或理解)。

虚时间 - 关于奇点

接下来我们要讨论的问题是霍金等人指出的宇宙的奇点。对于不带自转的黑洞来说,视界或者说史瓦西半径以内的任何物质(包括光)都不可能跑出来,它们都落向中心点。黑洞大概是密度极高的球状物体……我们很愿意这样去想像,但它也可能是由中子星进一步缩聚而成,仍然保持着天体的形状。总之,黑洞的形状无人知晓。原因在于,谁也无法知道黑洞之中究竟是什么状态。从它的外面来想像,我们只知道中心的引力值是无穷大,所以不妨认为黑洞内部的质量全部集中在中心点上。

由于引力强的地方空间弯曲得也厉害,随着接近中心,弯曲程度也愈来愈激烈。假如在不带自转的正球形黑洞里,空间将一下子靠向中央(那里的情景很难打比方,也很难想像),并且急剧地弯曲起来。在任何曲线的任何部位上,只要取无限短的一小段,都可以将其视为某个圆弧的一部分,圆的半径越小,曲线在该处的弯曲程度就越大。

我们乘火车时,在转弯处的铁路旁边经常能够看到标有转弯半径的标记,列车的设计时速越高,所要求的最小转弯半径就越大。我们将半径的倒数(1除以半径)叫做曲率,曲率越大,曲线越弯曲。 

虚时间
新买来的蚊香是由二根盘成一片的,二根都从外缘盘向中心,由外向内,曲率越来越大。不过蚊香比较粗,如果是一根细线紧密地盘向中心点的话,在终点处曲率的理论值将成为无穷大,在到达终点前需要绕无数圈。
重要的是,在黑洞的中心引力为无穷大,空间曲率(谁也无法想像三维空间如何弯曲)也是无穷大,因此该点被称为奇点。
奇点是作为数学上的极限被提出来的,在现实世界里那样的东西是否存在呢?如果数学计算的结果令我们不得不承认黑洞的中心是奇点的话,落入黑洞中的物质在到达奇点之前或许经过蛀洞从另一侧的白洞飞了出来……这种解释也许能成立吧。

虚时间 - 霍金的思想

彭罗斯和霍金以前的理论研究认为:宇宙始于大爆炸终于大塌缩,即宇宙从奇点创生并且终结于奇点。在奇点处物理定律失效,所以有关初始及终结的问题被排除到了物理定律的适用范围之外,但是对于从不回避实际问题的科学家来说,在感情上不能容忍奇点这样的超现实的东西。在数学上碰到奇点时,总是想方设法绕道而行,换句话说,绝对不承认分母为零的事情。大家可以从稍后的介绍看出,霍金的思想正是如此。霍金为了调查宇宙从大爆炸到大塌缩的路径,使用了一种特别的数学手段——路径积分。
最先使用这种方法的人是擅长用画图的手段求解物理问题的美国物理学家理查德·费曼,他与朝永振一郎、施温格共同获得了1965年度诺贝尔物理学奖。当时朝永与施温格用数学公式完成了量子电动力学的理论体系,费曼用方便易懂的图解方法(横轴为空间,纵轴为时间)进行了同样的工作。
费曼图被广泛运用于物理学的各种领域,它表示了研究对象怎样从过去演变到未来,例如电子放出或吸收光子的过程,费曼用直观的视觉反映了自己的研究。因此,某个物体从A地点(或状态)过渡到B地点(或状态)时,其中过程是怎样变化的即沿哪一条路行进的呢?费曼擅长用图研究这类问题。大家可能感到路径积分是先通过图进行分析然后再把分析过程数学公式化的方法。路径积分已经成为理论物理学的最重要的手段之一。实际上,有关路径积分的计算是非常繁琐的,例如时间积分就有无限多种组合方法。下面的例子也许不一定适当,为了便于理解还是请大家一起来看一下。

虚时间 - 路径积分指出光的路线

光在真空中(如果忽略引力的影响)沿直线传播。在空气中,由于各处空气的浓淡不同,光有时会弯曲,原因在于光在浓的空气里传播速度会降低。假如考虑从A地到B地的光总是选择所需时间最短的路径的话,当大气的浓淡分布非常复杂时,利用路径积分方法能找出其中的捷径。
如图5-3,假定光从A地出发越过海湾到达B地,A与B之间能够引出无数的连线,我们任取一条来计算光所需的传播时间,先求从A到它附近A1点所需的时间、沿着连线再求从A1到附近A2的时间、再求从A2到A3的时间……如此类推,先分段计算最后求和。因为每一处的光速都不一样,所以尽管很繁琐但是却没有别的办法。由于是对AB间的路径求和,所以称为路径积分。为找出最短路径,需要将无数的路径积分进行比较。
实际上,科学家们使用了一种叫做变分法的数学手段,非常巧妙地求出效率最佳的一条路线,光将沿着该路线从A传到B。海水温度低,贴近海面的空气比较冷,密度较高,而上空则比较暖和,空气密度也较低,所以光线实际上是从A出发沿着一条曲线到达B地的,海市蜃楼现象就是这个道理。
力学里也有类似的叫做最小作用原理的方法。在物理学的研究物质基本性质的分支——基本粒子物理学中,路径积分法是非常有效的方法。
不过,适用于基本粒子论的路径积分必须符合量子力学的要求。量子力学原本就是把所有的可能性都加以综合考虑的理论,所以在AB间的任何路线上都存在光通过的可能性。霍金利用了这种数学手段,用量子力学的观点计算路径积分,分析了宇宙的路径——宇宙的演化过程。 
虚时间虚时间

 

虚时间 - 为了消奇点

彭罗斯与霍金起先也认为宇宙起始于奇点、终止于奇点,从现在的宇宙向过去追溯的话,总会到达‘再没有以前’的一点——奇点,后退的终点也就是宇宙时间的起点,在该点上,质量为无穷大、弯曲为无穷大、其它的基本物理量都是无穷大,令物理学家们无从下手。宇宙似乎确实存在着起点,但是,宇宙是怎么开始的?在开始之前是什么样子?一切都笼罩在迷雾之中。

这些奇怪的概念都是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的必然推论,使人感到很无奈。但是,霍金并没有因此放弃努力,他把量子理论用到路径积分里发展了原来的路径积分方法,提出了‘无境界’宇宙模型。霍金勇敢地否定了自己以前提出的奇点定理,找出了回避奇点这个数学疑难的方法。

不过,无境界宇宙也不是个一提就懂的概念。虽然时空不可分割,为了便于理解,这里只考虑时间,所谓无境界就是没有任何断头的意思,霍金的结论用另一种说法来说就是:任何时候都存在时间,即使在大爆炸之前或大塌缩之后也不例外。

霍金的宇宙模型是个象地球一样的球形,球的表面代表宇宙空间,北极点对应于大爆炸。宇宙从北极点开始,球的纬度对应于宇宙的大小,随着时间的推移,宇宙逐渐沿北纬80度圈、70度圈、60度圈……的方向扩大,现在是宇宙诞生后大约150亿年,大致相当于北纬40度附近,再过100亿年左右宇宙将膨胀到最大状态——赤道上,然后转入收缩,进入地球模型上的南半球,最后是大塌缩,即模型上的南极点。

用地球来打比方是为了便于大家理解,重要的是:不把北极点和南极点当作特殊的点。的确,从几何学的角度看,极点与表面的其它部分完全相同。当然,地球的南、北极是自转的轴,按照纬度的定义,它们分别对应于南、北90度。霍金的宇宙模型里的南北极没有任何特殊的构造。

霍金与哈特尔一起消除了大爆炸和大塌缩的宇宙奇点,用地球来比喻他们的模型再恰当不过了,无论是在北极还是在南极都不存在无穷大或者其它的特殊因素。

虚时间虚时间

虚时间 - 大爆炸之前虚数时间

如果将宇宙比作地球的话,最初的大爆炸就相当于北极点,请读者容忍一下接受这个说法。霍金在使用路径积分法的同时把时间虚数化(关于虚数我们将在下一小节详细介绍)从而化解了时间的境界。各位一定会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用地球作比喻的话,大爆炸以前的宇宙对应于哪个部位呢?难道存在比北极点更‘北’的地方吗?答案是,用路径积分法确实能够使时间的境界消失,由于大爆炸以前的时间是个虚数,所以无法用图或模型来表示。这里又冒出来一个叫做虚数的讨厌的数学概念,使用数学武器求解物理问题时,难免会陷入这样的窘境。不管怎样,按霍金的办法去做的话,就会出现‘过去存在过虚时间’这样的事情,如果我们把过去看成虚时间的话,就可以不带奇点地‘平坦地’解释宇宙的初始与终结。

笔者绝对没有抬出虚数为难大家的意思,不过,在继续我们的话题之前有必要介绍一下虚数的概念以及它‘在实际问题中所代表的含义’。 

虚时间 - 不曾存在的东西……

平方后等于负1的数称为虚数,用i表示。i的3传记为3i、7倍记为7i,它们都是虚数。1与-1的平方都是1,平方为-1的数原本是没有的,虚数是在‘如果有的话’的前提下提出的概念。由实数和虚数组合成的数叫做复数,复变函数是专门研究复数的数学分支。

把不曾有的数当做仿佛真的存在一样地去研究,这样做未尝不可以。

我们再多举些数学味道更浓的例子,比如arcsins(正弦值为5的角的数’。引入i的概念以后,对arcsin5之类的怪数也可以进行计算与分析,只要容忍i,就可以对其它的怪数置之不理,进行漂亮的数学处理。我们是不是对i太迁就了呢?

笔者建议对数学感兴趣的读者思索一下这个问题。如果您认为它不公平的话,就请您自己消除这种不公,创造一门新的数学分支。

只将虚数i数学系统化是有其充分理由的,复数可以适用于从加减乘除四则运算到微分积分的各个数学领域,‘可以不矛盾地数学系统化’。 3+2i与5-4i的和是8-2i,其它的演算也一样没有问题。虽说从现实观点看,初始的i本身是个奇妙的数字,但只要承认它的存在,其它方面就可以万事大吉。

有点象非欧几何的情形:只要承认‘通过一点可以画出一条直线及其平行线’的非欧几里德公理,就不会遇到其它的矛盾。不过非欧几何可以应用于球面,它具有实际的意义。

虚时间虚时间


草率。问题是其它的数学计算无法进行,如果对于除了i以外的其它不存在的数,数学法则也能够成立的话,数学家们应该早就把它形式化了。 所以人们引入了叫做i的虚数,它冠冕堂皇地进入了教材并成为数学家的研究对象。 

虚时间 - 实数就是一切

数学是以公理为基础、没有矛盾地拓展的理论,而物理学则是以自然界为研究对象的学问。由于物理学中常常定量地分析事物,所以大量地借用了数学家们所设定的数及其演算规律。不过,物理学家从未向数学家支付过专利费(或使用费),因为数学的发展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物理学的需要,两门学科相辅相成。现在的问题是,物理学怎样看待虚数i。

长度是最单纯、最直观的物理量之一,为了表达长度,人们定义了基本单位——1米,因此有了物体的长度为7米、0.8米等说法。32千米也罢、2.734米也罢,各种长度都有它的表达方法。

物理学的研究对象和实数之间(借用数学家的话边长为1米的正方形,它的对角线长度约为1.414米,纯粹派的人士
度、质量等各种量,只要定义其单位,然后使用数字就能正确地表达量的
物理学的研究对象和实数之间(借用数学家的话)是一一对应的关系,用全部实数能够完全地记述自然界,从这个意义上说,在物理学里不应该有虚数或复数的市场。)是一一对应的关系,用全部实数能够完全地记述自然界,从这个意义上说,在物理学里不应该有虚数或复数的市场。

不错,在交流电理论中确实运用了复变函数,但那只不过是为了图方便,如果你不嫌烦的话,运用正弦、余弦等实函数也完全可以解决问题。

从现实问题出发很难理解复数(特别是一部分为虚数)所表示的量。我们很容易理解3个苹果的意思,当别人向你要3i个苹果时怎么办?毫无办法!教室的黑板到对面墙壁的距离是12i米、这箱桔子重4i千克之类的话,谁也没有听说过。

虚时间 - 解释

例如,在氢原子里有一个电子,按照玻尔的旧量子论,电子是绕原子核公转的粒子,即,电子是个颗粒,它围绕着原子核旋转。经典力学的模型不难理解。

但是创立于本世纪20年代的新量子力学指出,应该把电子理解成是聚集于原子核周围的云团,电子不是一个颗粒,而是一团云。为了用数学公式描述这团云,就得使用复数,电子以及其它的微观对象都属于复数范畴,金属中的自由电子以及封闭箱子里的气体分子的状态原则上都要用复数来记述。因此,虚数已经大量地介入到了物理学之中。虚数不是个不明不白的数吗?用它记述的对象是什么东西呢?量子力学认为粒子具有波的性质,数学上用波函数描述波的状态,然而波函数是个复数。

所谓复数波是什么样的波呢?无人能够画出它的图象。波函数描述的是对象物(原子或电子)的状态,而不是眼睛所看见的影象。人眼所能看到的是荧屏上出现的波纹状的痕迹——它对应于物体的能量的大小及变化。

波函数的确表示了粒子的存在位置,不过我们计算空间中粒子的存在概率时必须把复数平方(正确的说法是,复变函数与它的共轭函数相乘)后转变成实数才行。计算某个波函数所表示的粒子的能量时,我们通过求解量子力学的公式得出的是实数的能量值(在量子力学中称为本征值)。

这段文字或许令您费解,让我们再复述一遍其中的要点。用于描述粒子状态的波函数是由实数与虚数的和构成的复数,通过对式子进行变换一定能得出实数值,这种方法就是量子力学,我们把用量子力学公式求出的所谓各物理量的理论值与实验测量值相对比进行各种分析,虽然人无法看见复数所表示的东西,但是这样做并不矛盾。

量子力学真是妙不可言,测量数值是实数,而谁也看不到的状态却用奇妙的复数来表述。

那么,是不是可以认为复数所表述的状态是真实的存在呢?

例如,某个电子的状态用复数来记述,求解它的能量时,使用量子力学公式来计算得出了实数值,没有问题。结果没有问题能否说明其余一切也都没有问题呢?爱穷根究理的人(或形而上地研究问题的人)一定会拘泥于这样的困惑。

电子在被观测到之前,它的能量大小及存在位置均为不明,云一样存在的电子真的是个复数的东西呢?还是,因为我们对观测之前的事情一无所知,为了方便起见才使用了数学家创造的复数呢?电子的实体就是虚数呢?还是,虚数根本没有实体,使用虚数只不过是为了能够顺利地进行以后的各种计算呢?

一场哲学争论好象开始了,关键的是,无论持哪一种观点都不会给以后的研究带来妨碍。物理学家们好象并不愿意过分深入地探讨这些纯哲学的问题。如果一定要说清楚的话,以玻尔为首的哥本哈根学派似乎持有粒子本身就是复数的观点,与此对立,对作为量子力学基础的‘不确定性’持反对意见的爱因斯坦等人则认为宇宙的根本是实数的东西,他们的真实思想,笔者无从知晓。总之,如果有一百位物理学家的话,大概就会有一百种对量子力学的解释……

虚时间 - 四维的勾股定理

为了介绍虚数,笔者用了相当大的篇幅。正象举例说明的那样,虚的物理量实在令人难以理解。关于大爆炸以前的虚时间能不能更通俗易懂地讲解一下呢?面对这样的要求,笔者实在无能为力。

反正示意图是画不出来的,普通的时间尚无法看见,更别提看见虚时间了。我们的意识在一定程度上能够推定时间的经过,如果这时间是虚时间的话将会怎样呢?谁也说不出来。霍金为了避开奇点用数学公式表示了时间的连续性,但是他却回避不了大爆炸前的虚时间。

虚时间的提出,消除了宇宙创生于奇点的困惑。接下来,笔者用比较易懂的狭义相对论的公式,再对虚时间进行一些讲解。

狭义相对论认为,光速是不变的,长度及时间随测量方法的不同而不同,时间与长度具有同等的资格。因此狭义相对论的公式是四维公式。

设x、y、z为三维空间坐标的互相垂直的三个轴,t为时间。为了使时间成为用长度表示的维,把时间与光速c的乘积ct作为代表第四维的轴。

假定光从A点出发沿直线(按狭义相对论观点)到达B点,所需时间为t,则AB间的直线距离为ct。一般地说,时间轴与x、y、z轴中的任何一个轴都不是互相垂直的,长度ct中含有各个轴的成份,光走过的距离ct相当于以x、y、z为三边的立方体的对角线之长,满足三维勾股定理

 

虚时间虚时间

(ct)2 =x2 +y2 +z2

也可以写成

-(ct)2 +x2 +y2 +z2 =0。

如果将相对论的时间记述为三维空间里的一维时间的话,-(ct)2 与x2 、y2 、z2 之和总应该为零。请注意:在数学处理上必须不带任何区别地看待时间与空间。四维几何学很难用我们的常识去理解,在四维几何学里从一开始就把ct作为一个独立的坐标,而不是光传播于x、y、z三维空间里……。四维空间中的距离并不一定为零,而是一个定数,四个维的平方之和表示四维超立方体对角线的平方(称为扩张的勾股定理),即,在四维几何学中,时间与空间之间存在下述关系:

-(ct)2 +x2 +y2 +z2 =(常数)=S2

S是个定值,与光从A到B的过程有关。

这个公式是四维时空间里的物理学公式。在原来的勾股定理中,各边的平方均为正值,只有与时空间有关的时间项的平方为负值,也就是把-(ct)2 看作是加上一个负的项。

虚时间 - 奇点的消除

以上述知识为基础,让我们看一看对应于宇宙创生的(被认为是奇点的)北极点。(纵向的)经度线长表示时间,(横向的)纬度线长表示空间(在模型上,空间只有一维——圆圈)。球面上近距离两点(时空)间的距离的平方等于纬度线方向上距离的平方与经度线方向上距离的平方之和。纬度对应于空间,为正值;经度对应于时间,为负值。

但是,把这个规律应用到北极点上就会遇到困难,因为从北极点引出的线都是经度线,如图所示在那里距离的平方只有负数值,所以必须特殊地对待北极点——不得不把它看作奇点。这个模型叫做弗里德曼宇宙的时空。

为了回避奇点,霍金等人使用了德西特的时空模型。在弗里德曼模型里,北极点象尖屋顶一般地突起,而德西特模型则圆滑地象个皮球,北极点与其它点一样,看上去没有任何不同。

虚时间虚时间
 

在北极点附近,即宇宙的初期(或宇宙还很微小的时期——因为在霍金的理论中并没有规定宇宙的起点)时间为虚数it,于是时间项的平方

-(ict)2=(ct)2就成了正值,因而在北极点及其附近的任何位置,时间及空间的平方都是正值,没有任何特别的点。

虚时间 - 时间是虚的吗

 

刚才介绍了利用虚时间消除奇点的方法。此时此刻各位读者大概是一种似懂非懂的心情,对数学式子按部就班地进行拆解是难度很高的工作,况且时间到底是什么?当你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同时,也会感到它的难度。让我们到下一章再继续探讨有关时间的问题。前文中出现了由狭义相对论导出的公式

ct)2 +x2 +y2 +z2 =S2

这个公式是否在暗示我们时间是个虚数呢?聪明的读者一定意识到了这一点。勾股定理中的各平方项都应该是正的……。

上一节讲过,这个公式是扩展了的勾股定理,该命名本身就不同于各平方项均为正值的普通的勾股定理,扩展的勾股定理表示了四维时空中的光速不变性。如果想把它改成勾股定理的原样的话,就必须把时间定义为虚数it。

在除了量子力学以外的场合,我们所碰到的物理量都是实数,然而在这里当我们按正统的勾股定理的观点求平方根的话,时间却成了虚数。

于是,有的哲学家(?)认为,现实的时间本身就是虚数,这种观点的确有它的道理。从过去到将来推动包括我们自己在内的整个世界的‘时间’是实实在在的呢?还是虚无漂渺的呢?与长度及质量不同,时间在某种意义上说是无法感受的,它或许是虚的。不过……无论用什么样的词汇去表达,坦率地说,谁也说不清楚。

如果从x2 +y2 +z2 =(ct)2 出发换一种写法,把空间坐标移到等号右边的话,扩展后的勾股定理就变成

(ct)2 -x2 -y2 -z2 =r2

r为四维时空间里的某个定值。这时,时间成了‘确确实实’的量,而空间(x、y、z)却成了虚量……,在数学上,这样做没有什么不可以的,但是从物理学的角度来看,这样做毕竟离现实世界太远,没有说服力。只从纯哲学的意义(?)去讨论让哪一项为负的问题,大概不会有任何价值吧。[1]

虚时间 - 虚时间引发大爆炸!

 

宇宙的创生是我们用虚时间研究的问题之一。最初,能量被封闭在非常非常狭小的空间里,四周是无法逾越的高墙,但是根据量子力学的隧道效应,里面的能量会贯穿墙壁跑到外面……这是量子宇宙论对大爆炸起因的解释。笔者在这里想说的是,利用虚时间也可以解释大爆炸的发生。

假设在宇宙的最初(如同霍金所提倡的)时间是虚数,由于加速度为距离除以时间的平方,所以当时间为虚数时,力的符号变为负(反方向)。难以逾越的高墙反过来变成了深深的堑壕,在力学上势能(位置能)的符号发生了变化,封闭着能量的口袋在一瞬间消失,从而揭开了宇宙大爆炸的序幕,在此瞬间里时间由虚变实,变成了通常的膨胀。

利用虚时间不仅能消除奇点,而且还能解释大爆炸的起因。话题似乎又转回到了一开始的问题上:虚时间是什么?由虚变实是怎么一回事?那个过程给周围带来了哪些变化?……这些事情都超越了我们的想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